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版ued赫塔菲官网 > 新版ued赫塔菲官网 > 正文

  冰心温融情如水(五)

  秋寒打心里不愿和林飞扬走的太近!

  她很庆幸现在两个人同在一所学校,她再也没有必要鱼雁传书地去鼓励他了。只是他们的教学楼南北相对两两相望,姑且不说经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相遇那是不可避免的,就算真有点事那也是几步之遥就可以当面相告的。不过,她是绝对不会有事去麻烦他林飞扬的,她也希望林飞扬不要有事来麻烦自己。尽管林飞扬每次见到秋寒都是笑嘻嘻地主动和她打招呼。可秋寒从来都不肯也不愿更不敢停足和他多说一句说,因为她害怕林飞扬的关心和温声柔语会把一点一点渗入将她千年不化的冰心一点一点地温融,成为一条欢快的小溪。她不敢和他多说一句话,但她又无法对他冷下冷冷下脸,因为林飞扬不但不欠什么,还总是满面喜色向她打招呼,出于礼貌,所以她只是对他抿嘴一笑匆匆而过。

  秋寒的生活是有规律性的。每天吃过早饭后,她都会和张凤去教室的后走廊背书。秋寒总是喜欢面向墙壁而站,这样她的眼睛就不会被外界干扰。可是有一天,张凤突然把她拉转身指着对面的教学楼对她说: 秋寒,你看,那边有人已经盯了你大半天了。

  秋寒抬头一看。张凤并不是和她开玩笑,她说的是真的。站在那里盯着她的正是林飞扬。

  林飞扬身穿雪白的衬衫和一条蓝色裤子,两手分开扶着了教室走廊的栏杆,他的头微低,仿佛是欣赏着教学楼下的来来往往学生。可是当秋寒看他时,他却对她笑了笑。

  张凤笑: 我说他对你有意思。你还不信。我都观察了好几天了。只要你在这,他就会站在那。

  秋寒说: 少胡说。这只是巧合。

  张凤笑: 啥巧合?就算是巧合也不能天天如此啊。

  秋寒说: 张凤,咱别自作多情好不好,你没看他明明是看的楼下吗?

  张凤笑: 他那是掩人耳目。我看他总是时不时地朝咱这边看你。而且绝对是在看你。

  秋寒说: 你可别绝对绝对的。这世上就没有绝对的事。

  张凤笑: 你是心虚不敢承认罢了。

  秋寒拿起窗台上的书对张凤说: 什么心虚不敢承认。我是真的没有那心思。你别把你的感觉强加到我头上好不好。我给你说,就算他有那意思,我也没有。我的任务是考大学。我回教室了。

  秋寒转身回了教室。

  第二天,她和张凤把背书的地方改到了学校的图书楼前。图书楼钱在这一溜半人高的冬青树,秋寒就和张凤坐在冬青树后看书。可是几天之后,她俩又发现林飞扬出现在了图书楼的门口水泥台阶那,从那里顺着冬青树和墙壁之间的水泥道正好能看到秋寒和张凤所坐的地方。不过,他的手里也拿着一本书。

  这回张凤更是肯定自己的猜想: 秋寒,我说的没错吧。他真对你有意思。

  秋寒还是百般抵赖: 不可能。你没看人家也是在那看书嘛。

  张凤说: 看啥书,他那是做样子掩人耳目呢。

  秋寒说: 你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你咋知道他是掩人耳目呢。

  张凤说: 就从开学哪天一直到现在我对他观察。

  秋寒笑: 你一天吃饱没事不好好看你的书,闲的没事你观察人家干啥呀?

  张凤笑: 关心你呀。

  秋寒笑: 行啦。你还是多关心你和李海翔的事吧。小心他变了心把你甩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我自己有注意。

  张凤笑: 李海翔他不敢!我能和他谈那已经给了他好的大面子。所以我不担心。我就是担心你,唉!别冷了人家的一片热心哦。

  秋寒笑: 冷就冷吧。反正我现在没那心情。如果他有那想法,我还我巴不得他早点冷呢。

  张凤笑: 你这可是千棒棒(啄木鸟)的嘴,硬着呢。

  秋寒说: 本来就是嘛。走!咱回教室去。

  说完她就站了起来。张凤也跟着站了起来。两人一块向着教室走去。

  为了躲开林飞扬的视线,秋寒只好又和张凤把背书的地点换到了操场边的小槐林后。没想到时隔几天,林飞扬的身影也就常常出现在操场。他有时和几个同学在操场的空地上拍篮球,有时也拿着书活一个人或两三人坐在操场的洋槐树下,有时也一个人沿着操场的跑道悠闲的溜达。

  张凤说: 秋寒,我看你那同学对你是真心的。你别不识好歹,你这样也太伤了他的心了。

  秋寒这回还真的有点相信张凤的话了。她觉得一次巧合两次巧合,那也不能每次都巧合吧。

  秋寒对张凤说: 张凤,就算他对我是真心的那又怎样。像我这样的情况能去谈恋爱吗?起码我不能让我的家人失望。

  张凤说: 可你这样躲来躲去也不是办法。

  秋寒说: 哪能怎么办?咱学校就这么大一点,不是教室就是操场,那天都有不经意碰面的可能。我又不想和他有那种关系,我除了装聋作哑也只有躲着尽量少和他碰面了。

  张凤笑: 秋寒,我现在才发现你这个人从来都不肯面对现实,干嘛老是给自己找借口呢。

  秋寒觉得张凤说的似乎也有那么一点道理。自己确实是在给自己找借口。不过她绝不是像张凤说的那样不肯面对现实,而恰恰是因为自己面对了现实,所以她才不得这样去做。

  秋寒说: 张凤,不管他对我有没有那意思。我是坚决不能对他有那意思。我看咱俩又得换地方了。

  张凤说: 唉!随你吧。不过,我倒有个好去处。

  秋寒问: 在哪里?

  张凤笑: 明天咱俩领了饭不回宿舍,直接去那。到时你就知道了。

  第二天吃早饭时,秋寒和张凤领了蒸馍,又在水龙头上接了一罐头瓶热水,用袋子提着直接去了操场的西北角,从这里钻入小槐林,秋寒这才发现这里的校围墙倒了一个豁口。越过这个豁口,外边竟然是一大片 遮天蔽日的杨树林。由于抬头不见阳光,阴潮地面上有落下的为数不多的树叶,偶尔还能听到几声鸟鸣。

  秋寒朝四周望了望,笑着说: 这真是一个好地方。不过张凤,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凤一边给地上铺报纸一边笑着说: 张海翔发现的。我和他星期天常常来这里坐坐。

  秋寒笑: 哦。原来这是你两幽会地点。

  张凤笑: 是。要不是看你被你的那个同学追的没地方可去,我才不带你来着呢。

  秋寒笑: 咱俩是好姐妹嘛。你帮了我,我也不会害你的事。我郑重向你声明,除了平时星期天我绝对不会来这里。

  张凤笑: 行啦。吃饭吧。

  于是两个人就开始吃饭,吃完饭就看书。

  从次以后,除了星期天,秋寒都和张凤来这里吃饭背书。她也终于摆脱了林飞扬的视线。

  菲每个星期天都会来找秋寒,她不仅给秋寒带来好吃的吃物,而且还让秋寒经常留宿她家。菲菲的父母和哥哥弟弟都对秋寒特别的好。菲菲的母亲还笑着对秋寒说让秋寒和菲菲结拜为干姊妹,秋寒笑着说: 婶子,不用结拜,我和菲菲都是比亲姊妹还亲的姊妹呢。 菲菲妈笑: 有你这句话,我就又多了一个女子。

  那也是一个星期天,菲菲约秋寒去看电影。可到了电影院门口,秋寒却发现林飞扬早已等在那里,他已经买好了电影票。当着张菲菲的面,秋寒也不好意思说她不去看电影。林飞扬给了她和张菲菲一人一张票,他们就一块走进了电影院。看电影时,林飞扬坐在菲菲和秋寒中间,秋寒至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可她却明显感觉到坐在身边的林飞扬在黑暗地一直盯着自己看。她觉得是自己多心了,所以她扭头望了林飞扬一眼,他是真的在盯着自己看!他的目光里带着一份渴望、一份不解和一份无奈!难道自己真的伤害了他么?秋寒这样想着,心头不免浮上了一丝愧疚。她知道林飞扬此刻正盯着她这个不可理喻的人,顿时只觉到浑身的不自在。他这哪里是在看电影啊!秋寒也有那么一点点的生气,但碍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也说不出口。看完电影他们把菲菲送回家。秋寒本来不想和林飞扬一路回学校,因为她害怕和不愿和林飞扬单独相处,尽管是在灯火通明的大街上,尽管她知道林飞扬不会伤害她,但她对于和他的单独相处还是有所顾虑。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张菲菲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留她。张菲菲说: 秋寒,飞扬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你还是和他一起回去吧。

  既然张菲菲都这么说了,那秋寒也好再说什么。

  这是秋寒和林飞扬第二次走在那灯火闪烁的街道。两个人还像第一次那样默默地走着,谁也没说话。走过一条街后,还是林飞扬先开了口: 秋寒,你这样不说话,让我觉得你冷的就像一块永远暖不化的冰。

  秋寒盯着前方的路面说: 可我能说什么。现在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考上大学,不让我家人失望。所以我除了好好读书什么都不能想。

  林飞扬说: 可你不能连朋友也不要呀?

  秋寒说: 我怎么就不要朋友了?我和菲菲比亲姐妹还亲呢。

  林飞扬说: 可你 你把我当朋友了吗?

  秋寒说: 可你是男生,我不想让别人误会。

  林飞扬说: 原来你是怕别人误会,才故意不和我说话,故意躲着我对不对?

  秋寒没有说话,她以沉默代替自己的回答。

  林飞扬见秋寒不说话,他也没说话。一阵夜风吹来,凉凉的,冰冰的。

  林飞扬突然又开了口: 秋寒,要不这样吧,你不是和菲菲姐妹相称,那咱俩以后就兄妹相称。这样别人就不会误会了。

  秋寒没有说话,因为她不知道这样合适不合适。

  林飞扬却误以为秋寒是答应了。他笑着说: 你记着从今往后我就是你亲哥,你有啥事一定要给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拒绝一个人的好意不仅会让他难堪更会让他伤了他的自心,秋寒不愿伤害林飞扬。她转过头看了看林飞扬,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林飞扬见她还是没说话,便又误以为她不愿意。又问: 咋了?你不愿意认我这个哥么?

  秋寒低声说: 不 不是。只是我不知道这样好不好?

  林飞扬说: 秋寒,不管你认不认我这个哥,反正我是认定你这个妹子了。我妈没女子,她一直想要个女子。我就权当给我妈认了个干女子,我妈知道了也一定会高兴地不得了。

  秋寒知道她不答应都不行了。因为林飞扬已经认定了她这个妹妹。她只好说: 那好吧。

  林飞扬见秋寒答应了此事,便笑着说: 那你以后不管有啥事都不能瞒着我。

  秋寒说: 你放心。我一天到黑就在宿舍教室饭堂这三点之间打转转,是不会有啥事的。

  林飞扬说: 没事最好。要是万一有的话你一定要给我说。

  秋寒说: 行。我要有事,保证第一个先告诉你。

  林飞扬笑: 这就对了嘛。

  分手时,林飞扬仍旧温声柔语地嘱咐秋寒: 上楼小心点。

  秋寒转身朝女生大院走去,林飞扬站在路灯下一直目送着她。秋寒上了楼梯拐过走廊,就在她准备推开宿舍门时,她无意间一回头,却发现林飞扬还站在那里朝着这边望。她对他微微一笑,然后摆了摆手,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晚上秋寒都无法入睡,这已是她的第二次失眠。她的脑子里满是林飞扬的影子和他们从始至终交往的所有经过。难道林飞扬是真的对自己有意思吗?可他为何不对自己明说,而却把自己认作了他的妹妹了呢。或许他根本就对自己没有那种意思,只是对自己的同情罢了。可是自己这样胡思乱想了整整一夜,是不是自己对他动心了呢?

   秋寒啊,秋寒,你一定要知道你到学校来的目的是为了啥,你千万千万不能对任何一个男生动心,因为你没有资格去和别人谈恋爱! 秋寒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她决定还是要疏远林飞扬,力争做到与他没有一点儿的瓜葛。

  2016.5.30 夜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新版ued赫塔菲官网_uedbet滚球_uedbet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