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温融情如水(九)_新版ued赫塔菲官网_uedbet滚球_uedbet体育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版ued赫塔菲官网 > 新版ued赫塔菲官网 > 正文

  冰心温融情如水(九)

  九 空中来穴暴恋情 一波才平一波汹

  下了第一节课之后,本来打算去问蒋雪梅为什么要和别人换座位。可秋寒又怕把她和程顺利以前的事扯出来让她在全班同学面前丢脸,何况和别人换座位那也是人家蒋雪梅自己的事,她又有啥权利去向人家兴师问罪呢。

  转念这样一想,她也就只好做了罢。不过她在心里那可是千遍万遍地念着 阿弥陀佛 菩萨保佑 ,她希望所有慈悲为怀的过往神灵能善心大发将她和程顺利之间的过往怨恨全都给一笔勾销了,让他千万不要报复自己。

  也许是她诚心诚意的祷告起到立杆显影的效果吧。果然在上午的四节课上他俩都安然无恙。

  秋寒觉得可能是自己有点太多心了。

  尽管一个中午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可心有余悸的她还是不愿与程顺利的距离离得那么近,更不愿和他有太多的交往。吃饭时,她就顺手带走了自己饭后要看的历史和地理书,直到晚自习铃声响过,她才不得不进了教室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那时他们的晚自习是没有老师在教室辅导的,大家都是各做各的作业。但班长或者学习委员会给没来的人记下旷课。

  秋寒取出书本开始写作业。程顺利突然把几个作业本顺着桌子推了过来,并小声说: 温秋寒,这是我赔你的。

  秋寒头也没抬顺手又给他推了回去,并小声说了一句: 不用。

  程顺利又给她推了回来: 我还你的,你咋能不要呢。

  秋寒说: 真不用。

  说着她又给程顺利推了回去。

  程顺利又给她推了回来。

  他笑着说: 咱俩现在可是同桌,以后少不了要你帮我。这几个本子嘛,就算我向你负荆请罪呢。

  秋寒见程顺利说话这么客气,她就随嘴说: 帮忙能行,可这本子我不要。

  程顺利笑着说: 这本子你若不要,我咋敢让你给我帮忙呢。你还是拿着吧。

  秋寒不想和他就这样推来推去的,就把那本子顺手推到了桌子的一角。

  下了第一节自习,秋寒去了一趟厕所。回来时,走到教室外的拐角处她听到两个女生在议论她,便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听她们说些什么。

  其中一个说: 温秋寒一天装的一本正经,可你看她居然也背地里干那种事。

  另一个说: 人嘛,你不能只看外表。

  先前那个说: 就她那种人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还有闲情去谈对象。

  后边的这个又说: 人家学的好,这就是资本。

  先前的那个说: 学得好能咋?就她那脸冷的像冰,居然还有人会看上她。

  后边的那个笑: 这你就不懂了。你没听人说,冰美人冰美人,越是冰就越有玉的感觉。所以就有人喜欢喽。你说,你夏天是不是也喜欢吃冰棍?

  先前的那个说: 这是两码事。

  秋寒不知道她们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还以为只是她们因为妒忌自己而在暗地里嚼嚼舌头,于是就转过那个角向教室走去。

  她的突然出现让两个正在议论她的女生一惊,其中一个拍了另一个一下: 哎吆!别说了。她来了。

   哪 哪呢? 另一个眼笨,伸长脖子四处看了看,却发现秋寒已经走到了她跟前,于是她只好嘴硬着说: 怕啥呢。她都敢做还怕别人说。

  秋寒没有理会她们就低着头进了喧哗的教室。她的出现居然又把那些正在兴头上嘻嘻哈哈的说笑声给压了下去,尽管她低着头,但她已经明显地感觉到大家不同寻常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就在她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坐回座位伸手去取桌面的书时,她一下子惊呆了! 程顺利还给她的那几个本子散乱地放在桌子上,其中有一张用红笔写着 温秋寒,我爱你! 几个大字的纸赫然入目地放在最上面,但却没有任何人的署名。

  她一把抓过那张纸并迅速地把它揉成一团用力地捏着,捏着 ,她恨不得一下把它捏的从自己的手心里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咬着嘴唇扭过头狠狠地瞪了程顺利一眼,然后取了几本书出了教室

  女生院的大门要到下了晚自习才能开,她不能回宿舍。她又不愿在路灯下被人看见,所以她只好去了操场。

  寂静的操场一个人也没有。天上,一弯明月洒下一地凄冷的光,她那无声的眼泪顺着两颊 唰唰 而下

  她不知道程顺利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报复自己?难道他就是要把自己整的声名狼藉他才心满意足么!

  她坐在操场一个光线较暗的地方任凭泪水狂奔,可是这能洗刷掉她心中的屈辱么?!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温秋寒谈恋爱的丑闻一下子在全校同学间传的沸沸扬扬。自有一些好事者还特意跑到她们教室门口只为一睹她那可怜兮兮的 芳荣 。张凤和李海翔得知此事,还以为是她和林飞扬之间的事曝了光,于是特地把她约出来问个究竟。可是秋寒对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她觉得当初要不是李海翔打了程顺利那一顿,或许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发生!她害怕张凤再让李海翔为自己出头去找程顺利算账,那以后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少事来。毕竟她现在和程顺利是天天坐在一个桌子上的同桌,而却没有和他俩在一班。更何况大家都是身在毕业班,学习也都那么忙,她也不想给他们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张凤和李海翔在秋寒这里没问出名堂,李海翔又去责怪林飞扬做事太欠考虑。

  林飞扬被李海翔无缘无故的责骂了一顿,最后才弄清原来是秋寒谈对象的事败露了。

  他觉得这事情很蹊跷。他对李海翔打包票说此事绝对与他无关。因为自从秋寒进了文科班,他只是远远地看到过她两次。他知道秋寒成绩下滑她的压力很大,他并不想去影响她,所以他从来都没有主动去找过她,又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给她送情书呢。

  可谁会给秋寒写情书?他也不知道,他也很想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天放学后,他等在秋寒去宿舍的路口。秋寒一看到林飞扬就知道他是为了啥事而来。

  林飞扬把秋寒叫到路边的一棵树下,然后盯着她的脸问: 秋寒!那件事是真的么?

  秋寒没想到连林飞扬都来问她是真是假 ,可见他根本就不相信她。他甚至觉得来问她是对她的羞辱,所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冷着脸说: 真的能咋?假的又能咋?

  林飞扬说: 那你的意思是真的了?

  秋寒说: 你觉得是真的那就是真的。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连亲如姐妹的张凤和把自己当亲妹妹的林飞扬和李海翔都来质问她是真是假,看来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 恋情 那还真是百口难辨了。既然这样,那她说的再多又有谁还会相信她呢?与其据理力争的越描越黑,那还不如三缄其口让能够检验真理的时间还自己一个清白。

  她不打算向任何人去解释什么。

  林飞扬问了一整等于白问了。

  他瞪着一双莫名其妙的眼睛望着秋寒远去的背影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可问题是如今连张凤、李海翔、林飞扬这几位能够给她遮挡冷风的墙都没有了。她已经被程顺利在背地里猛地一下推到了狂风怒吼的空地上,所以孤零零的她也就只能身不由己地忍受着狂风无情的推搡拍打!

  同学们对她不堪入耳的议论和那如针芒一般刺身的眼光已经让她感到颜面扫地。可听说此事之后的班主任又在上晚自习时把她 请 到了自己的房子,而且还不愠不火地训斥了她一顿。

  班主任说: 秋寒,你一向可都是个好学生,咋就偏偏在这节骨眼上给咱弄这样的事呢。

  秋寒低着头两只眼睛盯着地面没有说话。

  班主任又说: 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不仅会害了你还会害了别人。

  秋寒还是不说话,她的眼睛始终盯着地面。

  班主任又问: 那个人是谁?是不是咱班的?

  秋寒依旧低着头不说话。

  班主任见秋寒始终不说一句话,他知道他问的再多那也不过是白白浪费自己的唾沫罢了,最后也只好让秋寒回去上自习了。

  令秋寒万万没想到是第二天早晨上课时,他们的班主任居然在课堂上含沙射影地说了这件事。他说学校是禁止青少年学生谈恋爱的,可他们班的某些同学却是明知故犯,而且偏偏还选在这向高考努力冲刺的关键时刻。看在这个同学平时学习还算努力成绩还算不错的份上,他也就不提名点姓了。不过他希望这个同学能及时的觉悟并痛改前非把所有精力都放到学习上去,也希望其他的同学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秋寒低着头也能感觉到老师和同学们的目光像千万把无形而冰冷的箭射向自己,穿透了她身体的每一个毛孔,箭箭入骨入心入肺!她感觉自己的脸像是那被架在篝火上烤焦了的烤肉,从此永远失去本来的色泽!

  她咬着嘴唇努力地克制着自己,不让那已经蓄满眼眶的泪淌下来!

  那天早晨的四节课,她的神情恍惚,脑子乱的像一锅浆糊,她甚至想到了辍学。可她一想到全家人为自己的付出! 想到辍学的姐姐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在田里挥汗如雨,想到妈妈瘦削的身影和毫无血色的病容,想到了父亲为了给自己凑学费从东家跑到西家去借钱,她就失去了足够的勇气。她只能在心里自己安慰着自己: 谣言如流水,时间验真金。

  话总是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就有些难了。秋寒整整用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才让自己走出了这个阴影!

  秋寒并不是想用自己的沉默和程顺利化干戈为玉帛,她只是希望他从此能和她像井水不犯河水那样只要和平而并不需要多么友好的相处就足够了。

  庆幸的是事情确实如秋寒所料想的那样,她忍辱负重的沉默换来了程顺利和她之间暂时井水不犯河水的相安无事。

  一场 莫须有 的风波渐渐在秋寒心中平息,可在迎面而来的期中考试中她却下滑了七名!

  也许是为了能让全班的同学从这件事上得到血淋淋的深刻教训吧,班主任在课堂上又翻出了 旧账 ,虽然他依旧言语隐晦,但却又一次让秋寒感受到了 疤痕初愈又新揭 的痛楚和只恨脚下无地缝可遁的难堪!

  成绩的倒退同样也让秋寒从梦中惊醒。她觉得自己不能因为这件事沉沦下去,对于她来说,或许只有那优异的成绩才能真正为她洗刷净这 不白之冤 ,还她一个亭亭玉荷虽被污水淹没却最终仍未染的 清誉 。

  是的,唯有铁证如山的优异成绩才能还原事情 庐山真面目 的原本真相!秋寒决定振作起来,因为单纯的她总感觉到只要抬起头放眼远望那就一定能一眼望到自己想要的那个结果。然而人生的道路却并非像一条直线那样可以令她一眼望穿,因为现实的道路总是会在该拐弯的地方拐弯该设障的地方设障。

  事情发生在温秋寒决定重拾信心之后的一天上午,那是一节英语课。秋寒正在一边认真听讲一遍做着笔记,程顺利突然小声对她说: 哎!温秋寒。把你的书搁中间,让我也看一下。

  秋寒用眼角的余光向程顺利那边扫了一眼,程顺利的桌面上只放着一个英语本和一支圆珠笔,没有英语书。

  她不想搭理他,所以她装作没有听见的模样。

  程顺利以为她没有听到,便又低声说了一句: 温秋寒,把你的书放中间让我也看一下。

  秋寒本来还想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不去理他。可程顺利的话却偏偏被正在她身边讲课的英语老师听到了。这位烫着满头卷发的漂亮女老师一边用她那带着磁性般美妙柔和的声音讲解着课文一边伸出她那白无暇玉的纤手把秋寒面前的书顺着桌面推到了桌子中间,并用她那双会说的美目向秋寒暗暗示意。秋寒心里明白,虽然她千不情万不愿的,但碍于女老师那美丽的颜面她也不能把书再收回来。但是让她和程顺利同看一本书,这却让她浑身像是扎满了钢针一般的不自在!

  第二节上课时,程顺利仍然说他没有书,要和秋寒共看一本。秋寒不愿意,他就伸手来拉她的课本。秋寒不想让别人再看她的笑话,只好勉为其难地把课本放到了课桌中间。

  第三节课第四课同样如此。

  秋寒不明白程顺利上课来为什么不带书。

  到了晚自习,程顺利仍然要和秋寒共用一本书。秋寒知道他这是 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这是摆明了非要搅得自己做不成作业。无奈之下秋寒就把那本书让给了他,自己又换了另外一本书。可程顺利并未因此作罢,他反而得寸进尺地让秋寒给他讲习题,秋寒不搭理他,只管写自己的作业。秋寒的不搭理更让程顺利觉得她软弱可欺。接下来,程顺利故意不停地在桌上蹭来蹭去碰她的胳膊,还从她的文具盒里拿走了她的油笔,咬破笔筒!

  秋寒虽然很气愤,可为了息事宁人,她依旧选择了沉默。

  下晚自习的铃声刚一敲响,秋寒就迫不及待拿了课本逃出了教室。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强迫自己苦苦忍耐了两节晚自习的秋寒像是经历一场长途跋涉般地感到浑身无力。校园路灯那柔和的灯光与天上月亮冰冷的光互相交相融洒向地面,给周围的树木,道路还有那矗立的教学楼涂上了一层凄凉的光影。

  秋寒感觉自己浑身冰冷!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呀?!

  抬头望着浩瀚的夜空,秋寒真想大声地质问那有眼无珠的苍天。

  除了两行无声无助无奈的泪水谁还能再给她哪怕一丝丝的安慰!

  2016、6、1夜

  上一篇:谢谢你给的曾经 下一篇:爸爸在哪里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新版ued赫塔菲官网_uedbet滚球_uedbet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