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版ued赫塔菲官网 > 新版ued赫塔菲官网 > 正文

  现代”包青天”(之三)

  小雪伤心地哭了。

  这时,车厢里,正好过来一个乘警。

  乘警一听,赶紧带她们去广播室,寻人启事很快播出,一接,又一接,传出来,车厢里的人,顿时紧张起来,那些带小孩的旅客,都伸出胳膊,搂紧了自已的小孩,他们都知道,这年头,社会很乱,一些人为了赚钱,泯灭人性,不择手段,把目光都盯在了女人和小孩的身上

  火车,驶在轨道上,风驰电掣。

  秦香莲在穴屯站下了车。

  一下车,就有拉客的问她:坐不坐车?

  夜色,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秦香莲一手拉着小雪,另一只手打手机:包大叔,你在家吗?你来接我们吧?对,我们就在穴屯站,那,麻烦你了。

  秦香莲挂了电话,问小雪饿不饿?

  小雪摇摇头,说:身上冷。

  秦香莲往小雪头上一摸,吓一跳,赶紧缩回了手,呀!好烫啊!小雪,走,妈妈领你看医生去!小雪,咱不怕,有妈妈在

  秦香莲找到一个诊所,大夫用温度计一测,大吃一惊,责怪道:孩子烧到四十度,再晚来一会儿,就没命了,你是怎么当妈妈的!好啦,赶紧挂点滴,输液吧。

  小雪躺在病床上,已昏迷不醒。

  秦香莲坐在床边,泪如雨下。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喂,香莲,我是你包大叔呀,你在哪里?怎么看不到你?我现在人已到啦。

   包大叔,小雪突然发起了高烧,我们现在在一个诊所里,你把车开过来吧。

   怎么走?

   顺着穴屯站,朝北方向一直开,见有个红灯,朝北拐,先等一下啊, 秦香莲赶紧问大夫:大夫,你的诊所叫啥名?大夫说:仁爱。

  不一会儿,包公就开车过来了。

  秦香莲一见包大叔,就忍不住了,她一头扑进包大叔怀里,泣不成声。

  包大叔,俺杳莲的命,好苦,好悲惨呀!俺女婿陈世美,他好毒的心呐!他狠心地抛弃了我们母子母女人,在外面养了个 金丝鸟 ,还为她买了一套豪华别墅,购了一部漂亮的小车,而他的儿女读书,他却找各种借口,一分不掏,呜呜

  香莲,有话慢慢讲,慢慢讲 .

  我们辛辛苦苦上天津找他,他为了那个不要脸的小女人,竟将我们母子母女残忍地赶出工地,我们没钱返家,我们来到火车站,小垒唱歌卖艺,直唱得听众泪如河,他们纷纷献爱心

  香莲,小垒,小垒呢?

  秦香莲哭得更加令人心如刀割。

  我们上了火车,由于困顿,我和小雪就睡过去了,是小雪先喊醒的我,她哭着说,弟弟不见了。

  什么?小垒不见啦?遭啦,孩子一定在人贩子手里!(未完待续)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新版ued赫塔菲官网_uedbet滚球_uedbet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