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像烟火一样的往事之五甜蜜的约会_新版ued赫塔菲官网_uedbet滚球_uedbet体育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版ued赫塔菲官网 > 新版ued赫塔菲官网 > 正文

  那些像烟火一样的往事之五甜蜜的约会

  假期刚过,南溪迫不及待的回到学校,爱情的到来让这个懵懂的女孩瞬间成熟了起来。今天下午放学之后,要去队里找高建波,语文课上,老师在讲《孔雀东南飞》: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来自《乐府》中《古诗为焦仲卿妻作》,这句话意思为孔雀鸟向东南方向飞去,飞上五里便徘徊一阵,《孔雀东南飞》在我国历史上的地位是什么?南溪站起来回答一下。 老师拐着山东腔调说道。

  南溪站起来,思索了一下说:《孔雀东南飞》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长篇叙事诗,它与《木兰辞》并称为 乐府双璧 ,或者是 叙事诗双壁 。

   非常好,这首诗是我国历史上的第一部长篇叙事诗,与《木兰辞》并称为 乐府双璧 。沉归愚成为 古今第一首长篇叙事诗 ,后来历史上又把《孔雀东南飞》,《木兰辞》和唐代韦庄的那首《秦妇吟》并称为 乐府三绝 。大家记下来,记在笔记上记住了吗?

   记住了。 同学们回答道。

   那么,乐府诗《孔雀东南飞》是以真实的悲剧故事改编而成,里面所讲述的人物形象比较生动,它高超的艺术手法和与比较深刻的人文关怀,是历代诗篇所不能及的。叙事诗是近代叙事的始祖,堪比近现代西方着作,是最原始故事创作体裁。《孔雀东南飞》演绎了一曲震撼人心悲剧爱情故事

  南溪听到这里,不禁想起了高建波,故事里的刘兰芝与焦仲卿的爱情故事,深深感染了南溪,那种妾韧如丝,两人磐石无转移的恒久的爱情誓言,无疑不让南溪肝胆酣畅淋漓,南溪希望她和高建波也如此这般绝恋。

   那么,焦母为何要休儿媳妇呢?文章中写到焦母不喜欢儿媳妇,偏要逼着儿子休掉刘兰芝,现在大家看啊,诗中焦母和儿媳妇刘兰芝的矛盾原因究竟是为何?只是这篇文章最重要的核心问题,也是此诗的教学问题,那么通篇来看一下,大家拿笔记一下,这个问题的解决有助于此文章的人物形象分析和文章主旨的理解。主要矛盾是焦母认为刘兰芝没有达到封建礼教妇德的要求,不是满意的儿媳妇,这时候刘兰芝也自责到自己出生在乡野,无拘无束惯了,非常抱歉的认为自己没有达到焦母的要求,让焦母不满意了,但是自己也辩解到自己是温顺贤淑的女子,没有配不上焦仲卿,等等。好课就讲到这里,大家回去熟悉一下这篇,温习一下,好!下课!

  下课后南溪和彭媛媛去操场上溜达,彭媛媛学习很认真,但是,头脑比较笨,成绩始终上不去,而南溪学习很好,不怎么学,都在班里是前三甲。

   南溪,你真聪明,在班上回答老师的问题,一个来一个来的啊。 其实,应该是回答犹如行云流水,只不过彭媛媛想不起来怎么表达式,只能是这么说。

   你也很认真啊,老师也很喜欢你呀,我相信你将来会很有出息啊,不要灰心嘛! 南溪安慰道。

   你别安慰我了,我肯定考不上大学,就我这脑袋还上大学呢,哎!

   正所谓有志者事竟成,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嘛! 南溪说。

   你看看,你看看,你说话都这么有才,哎,完了完了,我肯定完了。哎对了,你是不是谈恋爱了,什么人?带我去看看。 彭媛媛好奇地问。

   是刑警,今天我去警队里找她,我可以带你去见见他,兔子吃窝边草,你可别看上了,他好像是你喜欢的类型。 南溪羞羞地说。

   不会了,不会了,好了上课了,走!回去! 彭媛媛开始往回跑,恐怕耽误上课。

   哎,认真学习的孩子啊。 南溪也跟着回教室了。

  下午,两人请了假,南溪带着彭媛媛去警队找高建波,大概十分钟就到了警队,两人找到高建波。

   南溪你怎么来了?想我啦?

   来看看你,不行啊,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好闺蜜,彭媛媛。

  彭媛媛看见高建波,第一次见面有点害羞,不过这个高高帅帅的大男孩儿,深深地把彭媛媛迷住了,彭媛媛心里想,这就是高建波啊,好喜欢,好帅,这就是南溪的男朋友,为什么不是我的,彭媛媛打心眼里开始嫉妒南溪,彭媛媛一直盯着高建波看,心蹦的跟小兔子似得。

   你好!彭媛媛,我叫高建波,很高兴认识你! 高建波伸出手想跟彭媛媛握手。

  彭媛媛没有反应,一直盯着高建波看,全然不顾身边的南溪,心还在乱跳。

   你好 咦,你怎么了?南溪,你的朋友好怪,怎么没反应啊?

  南溪拍了拍彭媛媛: 彭媛媛,彭媛媛,你怎么了?高建波要跟你握手呢。

   啊?哦,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彭媛媛。 彭媛媛回过神来,脸都红了,赶忙回应道。彭媛媛攥着高建波的手良久没放开,彭媛媛立刻爱上了这个大男孩儿。其实,彭媛媛是个心机颇深的女孩子,只不过南溪没发现而已。

   今天下午,我们要约会,媛媛你先回去好不好? 南溪央求道。

   呃?哦,好,那我走了,我下午还要上课,我把假消了。哦,好我走了,高建波哥,我走了,一定要记得我哦。 彭媛媛恋恋不舍走了.

   嗳,你朋友走了,她好奇怪啊,一直盯着我看,叫她都没反应,我的脸很奇怪吗?难道我长得到难看,我脸上有东西吗?不会吧?我一直觉得我挺帅啊! 高建波不解道.

   哈哈,没有啦,不要奇怪,她就这样啊,可能第一次见面,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吧!好啦,我们去哪里呀?

   我们去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吧?我们抓了一个很奇怪的女嫌疑犯,可是她一直没开口说话,走!去那里,我给你讲她的事情,好吧? 高建波说。

   爬山啊?好啊!好啊!我最喜欢爬山了!你抓得那个人什么情况?给我讲讲吧? 南溪好奇地问道。

   我跟你讲,这个人是这样的

  两人十指相扣,手牵手向西山走去,曾经有位歌手说过,两个人的缘分从科学上讲是臭味相同,分泌的化学物质相同,两个人会看对眼,从而分泌荷尔蒙,情愫暗生,最终走在一起,结婚生子。南溪和高建波不算是柏拉图式恋情,他们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对,互相取暖的恋人罢了。

  南溪觉得温暖大手很贴心,南溪最喜欢握着他的大手,修长好看。南溪的心暖暖的,这时候的南溪傻傻地听他讲故事,听得很入神,看着温文尔雅的高建波,那忘情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星海一样清澈耀眼,让高建波多情的坠入其中,两人的柔情蜜意忘记了沿路的风景,忘记了行人,两人贴近小脑袋边聊边走。

  西山很陡峭,这大概是这座小镇上最高最陡峭的山了,站在这座山上可以俯瞰整个小镇,南溪和高建波手牵手爬到山顶,站在山顶上俯视整个小镇,吹着风,一直聊得哈哈大乐,忘了时间,后来高建波一直在讲奇怪女犯人。

   所以,她是为情人挪走了公司的钱吗? 南溪虎头虎脑地问道。

  高建波见南溪一脸问号,便回答道: 是啊,她的情人是公司老板的哥哥家的孩子,我们查到这家公司可能有贩毒活动,所以一直在调查,这个女人很奇怪,不开口,为了保护他的男人,所以我们都束手无策。队长正在想办法

   你可以带我去看看,我们都是女人嘛,女人更了解女人嘛!

   好吧,等我们提审的时候,我带着你吧! 高建波一脸轻松道。高建波开始佩服南溪。 我家里知道我谈恋爱了,只不过我没说是谁。 高建波说。用手揽着南溪的肩膀。

  南溪一脸惊愕地盯着高建波揽着她肩膀的手,南溪觉得两人还从来没这么亲密过,所以顿时脸就红了起来。 哦?哦?我还没跟家里说,我不敢说,爸妈不许我早恋。

  两人在山顶的小路上散步,山下的林海,被风吹的沙沙作响,林海起伏着,南溪和高建波手挽手,高建波不停地讲着笑话,逗得南溪哈哈大笑,一直笑个不停,高建波不停地小动作,一会儿刮刮南溪的鼻子,挠挠南溪的小腰,南溪一直乐,笑声响彻整个山谷。这时候,高建波温柔的抱着南溪细腰,高建波的脸开始贴过来,南溪心脏都坏跳出来了,动情地说: 南溪我爱你,我好爱你!

  说着说着,高建波得到嘴唇开始碰触到南溪的嘴唇,开始轻吻了起来,慢慢地压下去,高建波吻得南溪快喘不过气来,南溪的心脏怦怦地一直跳。高建波总是慢慢轻轻的吻着南溪,大概过过了十分钟,高建波开始放开南溪,情吻过后,两个人一直抱着,南溪用手摸摸被高建波吻过的唇。心幸福着,跳动着,南溪依偎在高建波怀里,心脏跳的整个身体都在抖动。眼睛一直圆睁着,闪闪发光。这时候高建波越发把南溪抱得更紧起来。今天的一切,高建波在心里发誓一定用一辈子来还。

  天色已晚,高建波带着南溪,开始往回走,南溪想着刚才的吻,心里洋溢着幸福,南溪羞涩的跟在高建波身边,不知怎么的高建波把南溪带到一个酒店里,坐在酒店里的大床上,可是这时候的南溪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高建波,这时候高建波却只是轻轻地抱了一下南溪,就没下文了,高建波毕竟只是刑警,比正常人素质高,觉得没结婚不可以偷吃禁果。所以接吻是最高底线,毕竟,南溪只是学生。这样,高建波都已经富有罪恶感了。两人只是抱一抱这么简单而已。

  后来,高建波打开宾馆的电视,开始调台,南溪看着高建波的背影,感觉到高建波对刚才的事有负疚感,所以,两人干坐着,半个小时没有说话。

   我只是刚才

   建波,没关系,我自愿的,我是说接吻没关系,真的,我

  两人几乎同时说道,高建波抱过南溪紧紧搂在怀里说: 我以后会对你好的,绝对不会辜负你! 高建波紧紧抱着南溪,眼睛都浸湿了。南溪小巧的身体在高建波怀里蜷缩着。两人就这样抱着,在床上躺着,一直到深夜,不知不觉得睡着了。

  早上的阳光开始洒进来,阳光照着两个依偎的情侣。高建波开始苏醒,看着身边的南溪,幸福的,开心的,微笑着,并吻了南溪的额头,这时候南溪睁开眼金对着高建波甜甜的微笑着。高建波起来去了洗手间,过一会出来,高建波出来说: 今天是周六,我们队里突击审理,你要不要去看我审犯人呐?

   我要去,我要去,我说过了,要帮忙的嘛! 南溪撒娇道。

   好!我的小宝贝,快起来,跟我走吧? 高建波哄道。

  南溪一跃跳下床,开始洗漱起来,不一会儿,两人同时走出宾馆,一起打车去了刑警大队。

  在出租车上,两人手挽手: 建波,如果我能让她开口,你该怎么奖励我啊?

   送你小礼物,外还请你去琪琪姐那,吃大餐,好不好? 高建波刮刮南溪的小鼻子说。

   好!你说的啊,不许反悔哦!

   宝贝,我怎么会反悔呢,你是我的好宝贝呀! 高建波温柔的用手抱过南溪入怀里,手不时地揉着肩道。

  远远地,南溪看见了刑警大队的大门,队长站在外面等着高建波,看见南溪从车上下来,这个娇小的女孩子映入眼帘。队长拍手叫好道: 哎呀,今天终于见到庐山真面目了,嗯,不错,建波!好眼光啊!怎么来看我们审案子啊!

  高建波说: 他是来帮忙的,顺便学习一下,体验一下!

   好,好,今天就看这个小姑娘破我们的大案啦,审案子不是这么简单的,这个犯罪心理学你读过吗? 队长说道。

   犯罪心理学没读过,不过女人心我读过,队长让我试试吧?可别看不起我啊? 南溪好似胜券在握并跃跃欲试道。

   好吧,让我们见识见识你的本领吧,别小看这个女人,不简单啊!进去吧让我们长长见识。 队长赞道。

  说着,三人进了审讯室,南溪看见一个女人坐在审讯室里,一副不理人的样子,似乎不准备开口说话呢。这个女人目光坚定,好似坚冰

  未完待续

  上一篇:蜕变之裸跑新娘 下一篇:敬畏生命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新版ued赫塔菲官网_uedbet滚球_uedbet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